天时地利人和,为什么金价还是不能冲破3000美元?

2024-02-06

对于投资者来说,当前的金价是天赐良机,是避险角逐开始前的最后入场时机。

黄金

近年来,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全球经历了自1918年以来最严重的疫情、全球供应链崩溃、1980年代初以来最严重的通胀,尽管通胀在去年6月见顶后降温。同时,欧洲面临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战争。俄乌冲突还牵涉美国、英国、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金融和经济的较量,以及极端的金融制裁,如冻结俄罗斯的央行储备。

金融战和制裁加剧了供应链梗阻,目前,供应链问题没有消退的迹象。

如果黄金是避险天堂,在世界安全岌岌可危的情况下,金价必然一路飞涨,对吗?

但事实并非如此。自三月上涨200多美元后,截止发稿,金价约为2040美元/盎司,仍距离2020年历史高点(2069.4美元/盎司)有一步之遥。

实际上,今天的黄金比三年前便宜。这三年间,黄金虽也有“过山车”行情,如两次突破2,000美元的大关,数次跌穿1,680美元,但总体中心趋势基本没变。

问题在于:为什么通胀、短缺和战争都不能让金价冲破3000美元,甚至突破更高的天花板?

供需条件有利于黄金价格上涨。在过去的七年里,全球的黄金产量稳定,央行增持超6%。

过去13年,中国增持黄金1400多公吨(官方数据,实际情况可能更多);俄罗斯增持量超1500公吨。

波兰、土耳其、伊朗、哈萨克斯坦、日本、越南和墨西哥也在黄金增持大军中。维谢格拉德集团(捷克共和国、匈牙利、波兰和斯洛伐克)的央行也买了黄金。

从理论上讲,央行最了解全球货币体系的真实状况。如果央行竭尽所能地用硬通货(美元或欧元)买黄金,对于黄金这种货币资产,散户却仍然不为所动,属实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央行持有市面上约17.5%的黄金,而市场对金条和珠宝首饰的需求要大得多。但央行可以说是最了解市场的参与者,它们不停增持黄金的举动值得深思。

利率也给金价上行煽风点火。过去三年,利率变动时常影响金价的走势,虽然不能说两者完全挂钩,但关联性确实较强。

10年期美债利率(到期收益率)从2019年12月19日的1.930%降到2020年7月31日的0.508%,带动金价在2020年底反弹。同样,10年期美债利率从2021年1月2日的1.039%涨到2022年5月2日的3.130%,使金价自2021年2月后走低。目前利率为3.44%。

Daily reckoning的James Rickards相信:

10年期美债利率将因全球增长疲软而持续下跌,这对黄金投资者来说是个利好。虽然美联储加息使短期利率走高,但投资者认为美联储将引发经济衰退,因此,长期利率将下降,从而带动金价上涨。

供需条件和整体利率环境都利于金价上涨,但两者似乎没能支撑黄金持续在2,000美元上方运行。

问题出在哪里?

阻止金价起飞,以及过去三年无法吸引散户投资黄金的主要原因是:美元强势。

实际上,黄金的美元价格与美元的强势成反比。美元疲软意味着黄金的美元价格上涨,反之亦然。

按照往常,通胀和强势的美元共存似乎是矛盾的,但事实就是如此。

过去三年让人奇怪的并非黄金没有暴涨,而是美元持续强势时,黄金横盘。这就引出下一个问题:美元强势的幕后推手是谁,怎样能让美元突然走弱,引领金价起飞?

美元强势由以美元计价的抵押品需求驱动,主要是美债,兑换支撑银行资产负债表和对冲基金衍生品头寸中杠杆率的抵押品。

这种高质量的抵押品一直供不应求。银行需要通过美债兑换稀缺的抵押品,这使美元需求居高不下。

蜂拥争抢抵押品,反映了市场的种种担忧:硅谷银行倒闭引发银行业危机、经济增长减缓、违约、借贷信用下降以及全球流动性危机。虽然我们还没到那一步,但危机正步步紧逼,且没有缓解的迹象。

当增长疲软演变成全球经济衰退时,新的金融恐慌将出现。届时,美元可能不再是避风港,尤其在美国通过美元霸权激进制裁,以及中国、俄罗斯、土耳其和印度等主要经济体希望摆脱美元体系的背景下。

当恐慌袭来,美元信仰崩塌,世界将抱团黄金。

金价横盘震荡确实让人沮丧,但一场新的流动性危机正在悄然酝酿。

对于投资者来说,当前的金价是天赐良机,是避险角逐开始前的最后入场时机。金价2000美元以上也可以算是白菜价。